魔泡日记网

高中日记分类

高一日记

  • 老年人的孤独
    09-11

    我奶奶接近九十高龄了,她总是拿个小马扎,坐在大门口,眼睛浑浊无神,但常眯着眼睛看,我也不知道她看什么,她的眼睛是白内障,几乎看不清,但她总是努力地看啊看,有种用力过猛,而找不到聚焦点的感觉。 记起小时候夏天乘凉,很多大娘和奶奶喜欢在我家的胡同口玩,有十来个人吧,拿着蒲扇,一起聊天,动辄一阵哈哈大笑,那笑声又脆又洪亮,像几百只欢乐的鸭子,在水里振翅畅游,欢乐带着渲染力,能传好远。可是,渐渐地,那些人...

  • 上了高中之后
    09-08

    鄙人不才,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我妈那张乌鸦嘴,我差了几分没能考上我心仪的高中。 我现在所上的高中,是我们当地的全封闭私立中学,拥有响当当的大名号。我妈奔着这虚假广告,想着让我能快点独立自主,把我这辛苦养大的女儿随手一扔,丢进了这让我苦不堪言的学校。我如花似玉的三年居然就要在这军事化的学校度过,想想就难受。果不其然,军训第三天我的眼睛开启了下雨模式,一个电话过去,两边无言,只剩下我惨烈的哭声。我本人比...

  • 旅行乐趣
    09-08

    秋天的台风从台湾方向绕去了冲绳方向,于是我和闺密才得以拥有一次一路天晴的台北旅行。台北的街上桂花飘落一地,车窗外总是飘过大片的云。 相识近六年,这是我们的第一次共同旅行。她从悉尼坐十几个小时的夜航飞机远道而来,我提前一晚下班后飞抵台北的深夜,收拾好宾馆的房间,把冰箱里塞满水果和牛奶。在清晨被她毫不犹豫打来的电话叫醒,睡眼惺忪却没忘记笑着跑到楼下接她“回家”,又把带过来的小半箱子礼物送给她。这几年,...

  • 来生在哪?
    09-08

    前些日子读过一则小故事,至今铭记:有一种昆虫叫蜉蝣,它只能活一天。 有一天,一个蜉蝣和一个小蚂蚱交了朋友。晚上到来的时候,小蚂蚱跟蜉蝣说,我要回家啦,咱们明天再见。蜉蝣就纳闷了,心想,啊?还有明天啊?小蜉蝣死后,小蚂蚱和小青蛙交了朋友。冬天来了,小青蛙对小蚂蚱说,我要冬眠啦,咱们来年再见吧。小蚂蚱很惊讶,它只能活一个春夏。它心想,啊?还有来年啊?这时候,如果有个亲人对你说,咱们来生见吧。或许你会问...

  • 一个人的旅行
    07-31

    2019年是我到英国读梅诺拉女子高中的第一年,那年冬天圣诞节假期的时候,我给自己做了一个背包客环法旅行计划,一直都想走穷游背包路线去散步旅行试试看。 好在那个时候欧洲法国那边的社会环境都没有如今这样相对复杂和动荡,才让我自己一个人鼓起勇气走了出去,开始了我的法国沙发之旅。记得当时是一路从巴黎-贝桑松-里昂-马赛-尼斯-巴黎的路线,整个旅行下来花了半个月时间。现在想起来都觉得是很梦幻的一次旅行。说实...

  • 去烧烤摊
    07-20

    七月,桂林连绵了半月的大雨终于停了,城西夜市的烧烤摊重新开张。 四周人声鼎沸,我拿着一串变态辣的烤鸡翅却迟迟不吃,我看着面前的陌生女生,心里相当焦虑。今天是周五,上午我在辅导班挨了骂,明明是同桌的错却硬推到我头上,解释了半天没人听,老师的脑子好像缺根弦,又或者日子太闲,以骂人取乐,随即又拿我知错不改大做文章。我破罐子破摔,请了一下午假,回家前去一家商场转了转。那边每家店里卖的衣服都超好看,但价格奇...

  • 准备演出记
    07-19

    “搞定。”我放下针线,松了一口气。红色背心、蓝色短裤还有草帽,我收集了家里的废旧物,手工做了一套路飞的cosplay服装——哎,谁让我没钱呢。 而和我一起准备演出的三个大男生居然像小兔子似的乖巧地围在她身旁,崇拜地看着我忙前忙后做这一切。我完工时,他们集体发出欢呼。“我想在球衣上缝一个数字8,因为科比是8号。”绰号猩猩的同学率先举手。“行吧,回头给你弄。”我爽快地答应。“我校服裤子破了一个洞。”四...

  • 在新房里睡午觉
    07-16

    我们家的新房位于十二楼,只有两户。搬进来第一天,我躺在自己长宽均为两米的床上像是躺在一朵柔软的白云上,身心舒坦。我安然睡了半个小时午觉,忽然一声尖叫如同利爪撕开我梦境,我被吓了一跳,几乎从床上弹起来了。 我还没来得及有所行动,凄厉的哭声又紧随而至。我一瞬间毛骨悚然,盘腿坐在床上缓了半天还是腿软。这买房前妈妈也没听说这里闹鬼哇。哭泣的声音还在继续,我只能咬着牙硬着头皮下床,。还好家里什么也没有。我走...

  • 我家的盘子
    07-16

    今天,亲手做了一顿饭,自我感觉发挥不错,于是,随意摆了个盘,拍照。 一拍,就发现了问题,嗯,四个盘子,四个花色,分别是我爸买的,我妈买的,姑姑买的,以及很久以前的我逛庙会时买的。都是白盘子,周边绕一圈小花,但四个盘子的白是不一样的,花色也是各有各的特色,统一特点是俗不可耐。“真丑。”我在心里说。这种审美是乱糟糟的。 “我要买盘子,”我大声对妈妈说。“这些破玩意儿,都给我扔掉。”“这不都挺好吗,哪里...

  • 全世界最差劲的妹妹
    07-14

    进来,我哆嗦着进门,身后留下一串雪脚印,不一会儿便化成了水。“康心如,有个女生在校门口,托我带字条给你。”我看着自己好不容易完成的劳动成果被再次践踏,却还是好态度地问:“那女生叫什么?”周文哲答不出来,只知道她穿品中校服,是初中部的。我“哦”了一声,眼睑慢慢垂下来。我收好拖布回教室,将上课铃做背景音,打开那张龙飞凤舞的字条:中午十二点到我学校旁边的小广场上来,我有件事儿跟你说,不要迟到。不出我所料...

  • 1 / 15页
    下页

    精选日记专题